6月 2021

浪子回头 刘大鸿艺术/教育实践座谈会 主讲:刘大鸿 时间 2021年6月3日 19:00-21:00  地点 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 跨媒体艺术学院4-405教室 主办 跨媒体艺术学院(SIMA) 当代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ICAST) 1985年刘大鸿在浙江美院怒吼 刘大鸿是1985年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生。他的毕业作品《满园春色关不住》呈现了几个调皮捣蛋的年青学生的形象,画面偏爱平面的、轮廓的、拼贴的、粗糙的画质。他与同学们的毕业创作在毕业答辩时引起了全校师生的一场论争,学校甚至专门召开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学术、学位委员会会议来进行辩论,后来这场论争又因《美术》杂志所做专题报道而变得全国闻名。后来,刘大鸿和他的同学们成为所谓“八五美术新潮”的代表人物和核心主力。毕业后,刘大鸿在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1992年创立“双百工作室”,持续至今。 《满园春色关不住》,油彩丙烯布,160×120cm,1985 刘大鸿的作品多有关于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人物和故事,不过不是以常见的正面的主题绘画的方式呈现,而是与某些带有寓意的西方古典绘画进行嫁接。他的作品在展出时常常遇到审查事件。作为一个老“八五”,刘大鸿却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自己在1985年毕业前夕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着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 今年双百工作室的毕业展是一个被命名为“浪子回头”的主题作品展。以命题创作作为毕业展,这在今天全国各美术院校都难见到。通常今天美院的毕业展都是以个人为单位进行自由创作,因为把艺术当作一个独立个体的自由创作,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共识。在这种情况下,“浪子回头”的主题毕业作品展显得特别突兀,名为“无形监育”的展览地点幽默地提醒我们,也许所谓的“自由”创作未必是真的通向自由。 双百工作室的“双百”指向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这是毛泽东于1957年发表在《人民日报》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提出的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方针。刘大鸿在他起草的《双百教学纲要》(引自“长征计划”印制的内部资料《延安艺术教育座谈会》,2006年)中列出了四项“双百原则”: 要社会,不要人体 要命题,不要自由 要共性,不要个性 要集体,不要个人 这四项原则紧扣中国社会主义文艺要求,坚定、明确,又显得极端,与今天当代艺术界的“常识”相较,显得格格不入。刘大鸿并不是在“调皮捣蛋”,而是当真在按照这些原则做艺术教育。他曾说,他在学院里做艺术教育就是想“治病”,因为今天高校学生心理或精神疾病的患病比例太高。 2008年《祭坛》在香港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代代红-毛公山》,2017 2021年《浪子回头》主题作品展现场,上海师范大学无形画廊 1985已经过去了将近40年,我们的社会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在此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许多问题都需要重新反思。趁着毕业季,当代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邀请刘大鸿回到他的母校中国美术学院,举办这次关于他的艺术和教育的座谈会,想请他向我们交代一下他现在的做法和想法。 以下为不太完整的履历 刘大鸿 1962 生于山东青岛 1981 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院)油画系第一工作室,赵无极绘画讲习班 1985 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 1992 首次个展《刘大鸿作品1985-1992》,香港中国会,出版同名双语画册。 创立“双百工作室”,至今先后举办十余次工作室展览 第九次是《我的大学1990-2010—刘大鸿与双百工作室》,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 最近的一次是2021年5月22日开幕的“浪子回头”,上师大无形画廊 1993 《四季》参加“后89中国现代艺术展” 《腊月童话》苏富比展位,首届香港国际艺术博览会 1994  “中国油画——从现实主义到后现代主义”,比利时布鲁塞尔 1995 《蝶恋花》参加首届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中环演艺》参加“CHINA”德国波恩现代美术馆 1996 《南浦大桥》参加“追昔——中国当代绘画展”爱丁堡艺术节 2000 出版千禧年挂历,第二次个人展览“祭坛”上师大无形画廊 2001 《祭坛》参加巴西国际艺术双年展MERCOSUL 2002 《圈点上海百多图》参加上海美术馆“都市营造——上海国际双年展” 2004 《马王堆2001》参加“上海摩登”德国博物馆巡回展 2005 《刘大鸿图画课本》编写完毕 2006 “红历——二十四节气”,香港汉雅轩,出版《红历》 2007  “Bienal del Fin del Mundo”首次南极艺术展 “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 2008 “元旦献辞”,香港艺术中心 “与后殖民说再见——2008第三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 “鸿五月1988-2008”,北京都亚特画廊 2009 “上海1860至今”,亚洲艺术博物馆,美国旧金山 “鸿绣全”个展,香港汉雅轩 2010 “从西天到中土——时地戏:中印当代艺术展”,上海双年展,上海外滩源 2011 “走南闯北”,新加坡首届艺术博览会   “刘大鸿和他的朋友们”个展,玛吉画廊,西班牙马德里 2013 “童年”个展,汉雅轩,香港;Rossi Rossi画廊,伦敦 演讲,在考陶尔德艺术学院(The Courtauld lnstitute of Art) “青未了”个展,青岛当代艺术文献中心 2014 “豆腐会”单件作品个展,青岛当代艺术文献中心 《祭坛》参加“偏好:汉雅一百”,香港艺术中心 2016 “代代红——共和十二月”个展,汉雅轩香港毕打街首展 在哈佛大学中国论坛演讲,《双城记》等版画作品现场展示 2018 国立台湾中正大学驻校艺术家 讲座四场(一场在历史系)和个展,放映《第九套广播体操》等影像作品 2019 英国剑桥大学驻校艺术家 耶稣学院、李约瑟图书馆、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讲座,在耶稣学院展示《八国联军》 “红仙”个展,汉雅轩,香港 教学研究 1985 毕业后在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至今,现为教授、研究生导师、双百工作室主持。 1992 在教学研究方面,推出《新上海百多图》引起社会关注。上海师大校报用一整版介绍,《新民晚报》派记者专访,之后因人为原因中断,1999年再度被校选定为青年科研基金项目。 1993 确立米格素描教学法。 1999 以“新生代的集体创作”为教研课题,上公开课。 2000 第二次“新上海百多图”学生命题毕业创作展览,并出版画册。 2001 第三次“新上海百多图”系列展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中英文双语版同名画册,此展览在上海本校无形画廊,香港大会堂、汉雅轩画廊、九龙艺术公社巡回展出。 “新上海百多图”教研课题获校青年科研成果基金并通过校评审申报市社科基金。 2000 北京SOHO现代城举办《刘大鸿和他的工作室》刘大鸿创作和教学成果展览。 第四次双百展览,此次探讨尝试全面综合的美术教育方式,主编并自费出版了《美教到家、美教方式》画册。 2005  12/11-12/31 第五次“新上海百多图”系列展览,在上海高尚地块新天地一号举办《新天地百多图》展览。五十位研究生、本科生和导师参加。同时限量发行十件一套的“刘大鸿圈点新上海百多图”磁盘。 2006  04/26 第六次“新上海百多图”系列展览,联合上海东方电台和卢湾图书馆,举办题为“上海细节”的百多图沙龙,著名作家陈村等“看图说话”。同时推出国内首版《刘大鸿——今日艺术家》画册。 05/18 “新上海百多图”系列第七次展览,联合莫干山艺术区之“东廊”画廊共同举办“镜画缘——新文革百多图”展览.此次展览以双百工作室为主体并有其他艺术爱好者参加。结果被取消。 2007  06/29 第八次双百展览,“新点石斋画报——双百工作室命题图画15年”展览在徐汇艺术馆展出,《新点石斋画报》出版发行同时举行学术研讨会。 2009  05/04 第九次双百展览《新良友》(“淡”)在上师大美院无形画廊举行。这是双百第六个(甜酸苦辣咸淡)重要命题创作之一。同样师生齐上阵,刘为此专门画了十几个良友,相关纪录片也同步进行。该展后移师五角场国顺东路800号德加艺术中心展出一个月。 2010  06/20 第九次双百展览。北京伊比利亚中心《我的大学1990-2010——刘大鸿和双百工作室20年》 重要作品被国家级美术馆、重要画廊、会所机构和收藏家收藏。 作品收入重要美术史类图书,例如: 《Chinese Art and Culture》(Robert L Thorp, Richard Ellis Vinograd) 《ART TOMORROW》(Edward Lucie-Smith)  《中国大陆中青年美术家百人传——油画篇/现代艺术篇(上册)1992》(廖雯) 《Chinese Art at the End of Millennium1999》(John Clark) 《中国油画史》 《上海——一座伟大城市的肖像》(刘香成、凯伦·史密斯等,专为上海世博会编纂) 当代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 Social Thoughts (ICAST)...

“键入”是今天计算机与互联网领域普遍皆知的动词,当然,这里的“键入式”,显然不只是局限于计算机键盘上的发令与输入,而泛意着与此平行的一种态势与行动上的进行时;它体现了立足当下文化现状的临场境遇,也言指着某种观念与技术、心灵与行动同步可触的抵达时刻。 “键入式”作为今年跨媒体艺术学院毕业展的主题,是因为此刻“键入”无疑已成为新一代跨媒体艺术学子们感知社会、滋养知识、交互信息包括艺术创作的重要途径,并由此引发有关“键入式”的内外动因和前沿思考。一方面,它呈现着学院与技术世界、社会现实不断交会碰撞的界面;另一方面,也是新一代跨媒体艺术家、媒介构作者日常生活的态势和语言表达方式。他们立足媒体与社会的双重现场,以不同的视角和个体的感知方式,不断叩击当代文化现实与媒体创意的关系,追问“作为媒体的艺术”和“作为艺术的媒体”的种种学理构架,并探索多方面的实验性可能。 以“键入式”归纳2021跨媒体艺术学院毕业展的展题,既回应着本届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的主题“现在史”,也是跨媒体艺术学院教学理念的某种呈现,全体毕业生的作品既保持着一种“现在进行时”的当下书写,也在迎对一场来自学院内外的社会性检阅。此刻的键入,事实上已在开启未来艺术与生活的新征程。 2021年4月 管怀宾 2021届实验艺术系毕业展  复调现实 Polyphonic Realities  “复调”是与主调对应的音乐术语。复调音乐中,主体旋律不复存在,诸多声部彼此独立却又交织出新的和谐整体。       我们被裹挟于持续生成的现实洪流,浸伫在反复冲刷出的现在与历史边界,统一的论述与视角已无法满足我们认知当下客观世界的需求。我们希望借用“复调思维”中的矛盾性、对话性、开放性和未完成性,来应和客体世界多元、暧昧、边界模糊的状态,借助复调思维将复杂与丰富还原于现实,以复调现实参与现在史之书写。       复调现实作为同一空间下的混合现实,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多重外缘,异质的现实相互制约,相互协调,在彼此间的折射推动作用下发出和谐旋律,形成多重时空的合奏。实验艺术系的26位创作者以影像、装置、行为、动画等媒介形态投射各自关切的现实,在艺术现场内交错发声,织造出“多声部”的现实图景,以进行回应现在,以现在映射未来。 展览时间 2021.6.1-6.16 展览地点 浙江美术馆一层 1号厅 《别话 Parting words》 朱思妍 双屏影像,8'30" 指导老师:高世强、高芙雁 一个徘徊在废弃游乐场和海岛少年的救赎之旅。流逝的感情下,美才是唯一的真实,感受真实的主体应该被宽容地建构,而不是在现代性社会中麻木地接受异化。青春背景下的怀旧回忆必然是美的,少年就是正处于青春里的个体,别话也是对美好过去的自说自话。 《飞行的隐喻 The metaphor of flight》 徐健 双屏影像,10′50″ 指导老师:高世强、吴穹 航班不仅仅是一架有着固定航线的飞机,也并不仅仅是从此处到彼处。关于航班这个词语,将它展开,它可以是人们对飞行的向往,可以是宗教和政治冲突的牺牲品(911事件),可以是永远消失于南印度洋的秘密(马航MH370),也可以是战争...

转载自雅昌网 栀子花开,毕业袭来。 自2010年开始,中国美术学院以“毕业展示周”的全新形式全面展示教学创作成果,开艺术学院之先河。2019年,这场全球最大规模的毕业展狂欢冲破了围墙,凝结起更大的力量—将常规的毕业季展览升级成为艺术周。 2021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现在史”暨中国美术学院&浙江音乐学院毕业展将于6月1日晚在浙江美术馆开幕,6月2日正式对公众开放。 本届青艺周主题“现在史”是对上一届主题“共同生活”的再次思考。今年是满城开花,共十个展馆:浙江美术馆、浙江展览馆、西湖美术馆、西湖博物馆、西湖博览会博物馆、杭州国画院美术馆、艺创小镇象山艺术公社、凤凰创意大厦展厅、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20号楼体育馆、浙江音乐学院。这是一件遍布全市、广泛跨界、青春洋溢的六一礼物,也是以城市节日方式进行的一场全民社会美育。 盛宴将启,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向大家发出诚挚邀约:欢迎来杭州过六一! 以下源自高院长的讲述,起于毕业,落在教育。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 青艺周 国美的毕业季一直在自我迭代。 把本硕博毕业生放在一起,在同一个时间段来做毕业季,是十几年前许江院长的倡议,我们学校是全国首创,至今已经延续了12年。2019年开始,我们以国美和浙江音乐学院两校的毕业季为主体创办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将毕业季拓展为开放的、充满创新能量的青年人的节日。第一届主题是“青春·观·世界”(Veni, Vidi, We Young),以象山艺术公社为核心燃点,呈现了一种开放性和多元性。第二届主题是“共同生活”,在疫情时代有意义特殊,线上展的曝光量达到了1.99亿,主题词中说“万物互联,众生孤独”,这句话也打动了很多人。 第三届主题是“现在史”。为什么用这个概念来做毕业季?简单地说是为了以一个“高概念”来提升同学们的心气。我们希望每位同学都真正地把自己当成一个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或导演。毕业创作是一生中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也希望藉此和两千多名青年艺术家对话。他们是否接收得到现在还未知,但校方要有这样的愿望和诚意。 今年疫情尚未过去,校园有限开放,反而促成了现在十个展馆、满城开花的格局。之江、西湖、运河三大版块串联,真正进入到城市现场。这对我们也提出了要求:一方面,市民参与度会更高;另一方面,很多展场都是正规场馆,对学生毕业作品的要求也相应提高。 其实,三届青艺周的主题之间有种奇妙的关系。我想起多年前的一次聚会上,有朋友提议,在场每个人都说一句“豪言壮语”,最后有三句话得到大家认同。一句是“万事都与我相关”,这就让我们想到去年“共同生活”所引用的鲁迅先生那句“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一句是“时间从现在开始”,或许可以联系到今年的“现在史”;还有一句是“这里是世界中心”。三句话似乎都很荒诞疯狂,绝对的自我中心,简直是痴人妄语,但在我脑海中却始终挥之不去。我从2010年起就一直抱持一个观点:没有艺术家,只有艺术时刻。无论你是工人、农民、公务员、教师或快递员,生命中都可能有一些超越性的时刻,这就是你的具有开端性的“艺术时刻”。所以艺术不是职业,不是特殊的技能,而是一种“人的状态”;所以,我一直推崇“解放的艺术”而不是“自由的艺术”,我们是要通过解放而自由,在艺术中获得自由,而不是反过来。 与前两届一样,今年我们也会有科幻论坛和游戏论坛,我十年前就私下里把科幻和游戏当作艺术教育的两只翅膀,直到三年前才正式开始做。这次科幻论坛的题目是“可能世界档案”,这个档案中,所有提供了可能世界线索的事物都在被收藏之列:一个小朋友做了一个梦,她写下来或画下来可以被收藏;一个数学家的公式可以被收藏;一个乌托邦建筑师的疯狂的草稿或模型可以被收藏;一个艺术短片、一幅插画都可以被收藏……只要具有可能世界的线索的事物,我们都希望收藏。第一届青艺周有个单元叫“异世界中心”,人类文明史上始终有各种人在追问——另一个世界是不是可能?这次的“可能世界档案”就是希望回应这个问题。    现在史 今年3月6日,我无意中注意到三则新闻:知乎在美国上市;央行发行数字人民币;第一个数字人类在云端永生。在那个很平常的早晨,我很郑重地把这三件事记了下来。其实,每一天都在发生许多未来可能影响深远的事情,就是现在、此刻,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或许正发生一个微小的事件,在将来会改变整个人类的历史进程,只不过“现在”的我们并不知道。 简单而言,“现在史”不限于历史循环论,它希望凝聚出的是一种开端意识。最近十几年,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一方面,技术的迭代让人类社会再一次加速;另一方面,似乎历史正进入一种新的凝固状态。从技术角度来说充满想象和可能性,但从人类社会和人的发展的角度来说,却是一种新型的凝固。这个星球没有了未知,无限算力并未带来无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智能化和自动化反而带来了感性的贫困化和自身性的空洞化……。这种全人类尺度的凝固状态和技术所带来的加速状态之间形成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张力:至少现在看来,还是很难捕捉的东西。我有本书叫“至关重大者皆难以言说”,或许通过我们称之为“艺术”的行为可以有所触及、有所显示。 现在,地球上某个角落正在发生一件影响未来人类历史进程的事情,我们却茫然不知。正如两千年前,同一片星空下生存、发展的人们,在同一个大地上旅行、生灭,彼此却漠不相知。因为我们都在这时间迁流之中。 二十世纪,量子理论让“多重世界”的假说有了更为科学的依据,现在潜伏着无数种可能,因此未来向着无限的开端开放。二十一世纪的头二十年,互联网和数字科技的发展又给多重世界、平行世界的“开元”提供了技术的路径。这些年我反复呼吁,要开展一种“数字主体”而非“数码物件”的研究和创作。技术现实的发展远比人文和社会理论的进展快得多,数字经济的商业伦理、数字时代的价值理性和社会文明……,很多东西都在发生,却没有被认真地理解和梳理。既然我们已经处在数字化社会、赛博社会的门口,就要积极开始一种即将到来、正在到来的新世界、新主体的研究。 “现在史”这个题目是我们一位学生刘呗宁提出的,但这个题目的背后是我一直抱持的历史观。历史不是线性的,它是一片汪洋,所谓当代只是变动不居的海面,而海面是不实存的,存在的只是海水,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运动和改变。我们认为的“历史”,实际上是“现在”这片汪洋所构造出的幻象,我们应该做的,是在时间的汪洋中畅游,载沉载浮,或许也可以打捞起古今中外所有的文明碎片。然而现实却是,在当下海量的记录和书写中我们失去了现在,无穷算力推动着实时和同步,算力越来越强大,突破了摩尔定律,但在一个“去中介化”(immediate)的时代里,也丧失掉了我们的现在。在社交媒体的狂欢里,我们无法辨认彼此,众声喧哗中听不到存在的回声,这是我们今天的一种处境。这次新冠疫情逼迫全人类在数字化存在和自动化社会的方向上往前迈进了一大步,后疫情时代再也退不回去了,下一步会怎么样? 毕业 我常常在想,今天究竟有多少大学校长真正关心学生学了些什么、学到了多少?虽然大家都非常辛苦,我们每个当老师的都要问问自己:有没有误人子弟?包括我自己。每年毕业典礼时,我都心情复杂。一方面为毕业生们高兴,但更关心他们学到了多少?在这个学校里有没有学到足够的东西让他们很好地上路? 这种复杂、不安的心理,主要源自学生数量的压力。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美术学院,中国美院九十三年来培养的艺术人才大致有五万,跟其他大学比,这简直太少了。但对于一所一流的美院来说,这个量有点大。我们已经不能象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样教学,学生们的素质、眼界和动力不一样了,学院和社会之间的关系也不一样了。如何在今天万人大学的基础上建立新时代超越性人才的培养体系?这是我一年来反复思考的问题。话说回来,这个社会又能够容纳多少独立的职业艺术家?社会需要的更多是能够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更有范儿的艺术工作者,或者是能够直接参与经济社会的泛创意人才;但作为业内人士,我们又期待着艺术家们特立独行的个体和闪亮的自我,期待着他们能够揭示出人性的隐微,开发出崭新的感性。这就有些矛盾。 去年开学典礼上,我说希望美院学生们能够“更现实一些,更浪漫一些”。学艺术的人一方面要更现实一些,脚踏实地,能够承受生活的琐碎和现实的坚硬。同时又要更浪漫一些,这个浪漫是大浪漫,就是在生命中的“艺术时刻”,决然地改变,自我塑造,自我改变,要有改变世界的雄心。我也跟学生们说:建立你独立的精神生活。因为艺术归根到底不是一个职业,艺术是用想象力和创造力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经过美院的学习后,我希望这些同学们无论从事何种工作,哪怕宅在家里开网店,都不要忘了用想象力去生活。只要建立起独立的精神生活,只要学会用想象力去创造,生活就永远不会山穷水尽。 艺术要激发的就是这种生命的内驱力,这是最根本的东西。所谓世界一流大学有很多指标,但真正的一流是指,这里培养的青年应该有大胸襟、大抱负,要关心他者、远方和未来。我希望中国美术学院的学生能够有比较深远的视野,不能只限于一己悲欢,不能沉溺于小情小调、小富即安。作为一个青年学子,你未来有大半辈子去接地气,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就应该让子弹飞一会儿,就应该有大浪漫、大关怀。 艺术教育 美育现在受到空前的重视,这是全社会的大好事。但这绝对不是说要形成新的考级体系,让学生多几个证书和多上几个培训班。美育绝不能成为孩子们的新的苦难。 美育不仅是美,它是感性之学,人要善感而不多愁,其实就是要开发新的感性,促生更敏锐的感受力、更鲜活的生命力。我们一般讲的美育是一种美学的教养,教养和品位是一种文化。 艺术教育和美育不同。美育是从对自然、世界的观照中获得审美经验,建立起感性之学,从而涵养人心,其要旨在于人格之养成。而艺术教育则是引导人们通过诗性的制作完成艺术家之自我,强调生命经验的创造性转化。艺术教育更重要的是原始创新能力和精神内驱力的激发。这也是今天和蔡元培先生那个时代的差异,蔡元培先生开创我们学校是“以爱美的心唤醒人心,借以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但今天的高等艺术学院要面对的不止于此,更要去探寻从0到1的可能路径。我做院长前创办了三个机构:在美术领域创办了跨媒体艺术学院,在设计学科创办了创新设计学院,还有一个是视觉中国研究院,这三个机构都是跨学科、跨领域的。这几年,我们开始跟欧洲核子中心、之江实验室、西湖大学这些科研机构开展合作,就是希望去推进艺术和科技之间的相互启蒙,就是为了共同去构造那个“从0到1”的开端。 当神学退场后,谁来填补心灵的空缺?是艺术。这是蔡元培先生“以美育代宗教”的真正意味,也是尼采在1870年代的手稿中反复提及的“艺术形而上学”。林风眠先生对这个学校的期待是为艺术运动聚集和培养人才,创造时代艺术,以新艺术去创造新社会。他们一个是教育家,一个是艺术家,教育家谈的是美育,艺术家谈的是艺术创造。我们学校在1928年的章程里明确了三个使命:培养专门艺术人才,倡导艺术运动,推行社会美育。蔡先生和林先生各持一端,对我而言,这是同一个使命,殊途而同归。 艺术和教育同根同源,中国古老的“艺”(藝)字就是一个人在种植培育,这不就是教育吗?今天数字化、智能化科技加速迭代,人之为人的感受力、能动性、自主性何以保存?这两年我不断强调——人的保存、人的发展才是艺术和教育的本质任务。艺术教育要激发源始创新能力,要转化出社会能量,要成为新时代的“有为之学”,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中国美院和艺术教育的使命。 开幕式 时间:2021年6月1日(周二)晚19:28 地点:浙江美术馆中央大厅(南山路138号) 场馆分布 浙江美术馆 绘画艺术学院-绘画进行时 Painting On The March 油画/版画/壁画/综合绘画 设计艺术学院-啟 Qi 更生/视域/思维而在/原动力/理解现在 视觉传达/染织与服装/综合设计/工业设计 跨媒体艺术学院-键入式 Inputting 媒介展演系,拼溶Passage/开放媒体系,黑镜第十季:后人类状况Black Mirror Season 10: The Post-Human Condition/实验艺术系,复调现实...

学术支持 高世名 曹晓阳 策展团队 管怀宾 程剑光 姚大钧 高世强 牟森 策展执行 宋振熙 展览统筹 高芙雁 吴穹 蔡宇潇 翟羽翔 罗晓楠  李琰 朱沈钰 张佳乐 张晨 杨朵英 开幕式 6月1日上午10点30分 展览时间 2021.6.1-6.16 展览地点 浙江美术馆一层 1、2展厅及公共区域 —— “键入”是今天计算机与互联网领域普遍皆知的动词,当然,这里的“键入式”,显然不只是局限于计算机键盘上的发令与输入,而泛意着与此平行的一种态势与行动上的进行时;它体现了立足当下文化现状的临场境遇,也言指着某种观念与技术、心灵与行动同步可触的抵达时刻。 “键入式”作为今年跨媒体艺术学院毕业展的主题,是因为此刻“键入”无疑已成为新一代跨媒体艺术学子们感知社会、滋养知识、交互信息包括艺术创作的重要途径,并由此引发有关“键入式”的内外动因和前沿思考。一方面,它呈现着学院与技术世界、社会现实不断交会碰撞的界面;另一方面,也是新一代跨媒体艺术家、媒介构作者日常生活的态势和语言表达方式。他们立足媒体与社会的双重现场,以不同的视角和个体的感知方式,不断叩击当代文化现实与媒体创意的关系,追问“作为媒体的艺术”和“作为艺术的媒体”的种种学理构架,并探索多方面的实验性可能。 以“键入式”归纳2021跨媒体艺术学院毕业展的展题,既回应着本届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的主题“现在史”,也是跨媒体艺术学院教学理念的某种呈现,全体毕业生的作品既保持着一种“现在进行时”的当下书写,也在迎对一场来自学院内外的社会性检阅。此刻的键入,事实上已在开启未来艺术与生活的新征程。 2021年4月管怀宾 Inputting——the graduation exhibition of the School of Intermedia Art 2021 "Inputting" is a verb commonly known in the field of computers and the Internet today,  meanwhile, under the current context it is no longer confined to the commanding and typing actions...